海棠书屋 > 玄幻小说 > 嫡女毒妃不好惹 > 第89章 客栈的巧合
    “那李神医这么多年来也算是给不少人行了方便,没想到这下反而是因为给别人行方便,倒把自己给挤兑没了!”
    “那决明子也确实不是个东西,听说当初是李神医收留了他,这下可好,开了个医馆就在李神医的医馆旁,不摆明了要让李神医活不下去吗?”
    “咋能这么说呢?同样的都是医馆,自然是要看大家选择谁了,要我说还是那李神医医术不精,如今才会被决明子抢了生意,毕竟那决明子可是即将要进太医院的人!”
    “诶,不是听说那李神医前些日子还拜了个小姑娘当师父吗?这也是给那师父丢人了啊……”
    “小姑娘?你知道那小姑娘是何人吗?那可是燕王府的世子妃!”
    “啊?”
    噪杂的背景下,几道谈论的声音十分清晰的传到云芷的耳边。
    云芷也从几人的话语中,听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    原来决明子竟然在李神医隔壁新开了个医馆?
    这决明子还真不是个东西!
    不过说来此事倒也是因为自己而起,云芷眉宇带了几分的冷意。
    云芷总觉得决明子是有意针对自己,适才那日她将陈彪母子带走之后,云芷便让人去调查了决明子的来历。
    却只查出决明子原本是个赘婿,入赘的陈家刚巧有人在太医院,近段时间便准备进太医院任职,除此之外并未发现他曾与别人接触过。
    难道要针对自己的是陈家?可是自己和陈家明明没有半分的利益牵扯,随后云芷便受了伤,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安排此事。
    不过,且不论决明子身后站着的人是谁,他既然跟她作对,还如此挤兑李神医,便是不想要过好日子了。
    他想要进太医院?呵呵,她就让他这辈子都进不了太医院!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一下。”燕寻光忽然开口说道。
    云芷看了燕寻光一眼,点了点头,她正好需要静静。
    云芷黑眸沉沉的思索着近日发生的事情,她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起来。
    孙家的人既然敢正面同外祖父作对,就已经可以看得出,外祖父在圣上那边必然是受到了打压!
    虽然此时距离外祖父被贬官大概还有一年的时间,可因为自己重生,已经让一些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,难保那狗皇帝会不会提前让外祖父贬官……
    不过,想必那狗皇帝应该也快要召见自己了吧?
    云芷想到昨晚被自己送走的墨成规,眉宇瞬间冷了几分。
    决明子,孙家,墨成规,还有那一直不消停的乔家……
    他们既然这么不喜欢过消停日子,自己满足他们便是!
    趁着燕寻光还没有回来,云芷命令人将自己抬到外面,到了一处略微偏僻的地方,随后云芷命令人去车中取轮椅。
    待就剩下杜鹃一个人后,云芷忽然开口道,“追风叔叔。”
    下一刻一道青色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了云芷的面前。
    “小姐折煞我了。”追风满脸羞愧道,“昨日着了那老头的道,害的老夫人受伤,我已经同老爷请示过另派人来保护小姐。”
    昨日云芷被刺杀之前,追风便被人迷晕过去,亏得昨夜云芷在树林外派人找到他,给他解了身上的毒,然而醒来之后才得知云芷被刺杀,老夫人挡了一剑的事儿。
    追风颜面尽失,已经给蒋正尧去了信,只是还没有得到回复,这会儿见到云芷,连脸都不敢抬。
    云芷想着昨日的事情,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,她低声道,“昨日之事不必再提,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交给追风叔叔,还请追风叔叔在半个时辰内办成此事。”
    “可是小姐……”追风话到了一半,眼眶通红的抿住了嘴。
    云芷立刻便懂了追风的意思,必然是担忧自己的安危,但是想到昨日又没脸说,云芷叹了口气,道,“方才那人的功夫您是见过的,我的安全不必担忧。”
    云芷说完又从袖中掏出两个玉瓶交给追风道,“这里面一瓶是毒药,另一边是可解百毒的解药,追风叔叔带在身边,时刻警醒着些,此事还需尽快才是。”
    追风仔细的听着云芷的交代,随后便离开了此地。
    云芷回到归时客栈时,燕寻光已经回来了。
    看着坐着轮椅慢慢靠近的云芷,燕寻光眸色渐深,静静的看着云芷的身形。
    云芷由着杜鹃推着自己,状似随意地说道,“还是轮椅要更加舒服一些。”
    方才在邀月居时,为了维持着自己的威严,云芷一直坐着肩舆,此时在外面时为了行动更为方便,云芷特意换了轮椅。
    “稍后便要回家,九妹如今换轮椅倒是有些麻烦了。”燕寻光语气平静,黑眸却一直盯着云芷。
    云芷心中一动,她忍不住看了燕寻光一眼,却并未去接燕寻光的话。
    很快饭菜端了上来,归时客栈一直以来的生意在京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好,云芷尝过之后,也不由得赞赏起来。
    归时客栈的厨师确实是用心找的,哪怕是邀月居的李大厨厨艺已经十分了得,却依旧要比归时客栈这掌厨的手艺差上一些。
    云芷吃着饭,又从噪杂的声音中,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——吴池。
    竟然这么巧?云芷心中暗叹,她看了眼对面优雅用餐的燕寻光,随后竖起耳朵听着那道声音。
    “那吴池也未免太过不是东西了!那谢家的姑娘明明都已经定了亲,还去抢亲,又把那谢姑娘的定亲对象王山海给弄瘸了腿,着实是欺人太甚了些,我听说王家已经去报了官,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解决此事……”
    “甭做梦了!”有人尖着嗓子道,“那吴池经商多少年了,喂饱了一个又一个当官的,现在才能够过的这么潇洒,他眼中已经彻底没有了王法,报官左不过是再拿出些东西来罢了,还以为真能把他如何?”
    “他这些年来卖……经商赚了不少银子,哪里在乎这些毛毛雨的东西!”
    “官匪勾结,造孽啊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天才能够开眼,叫人收了他,除去这一方恶霸!”
    “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