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书屋 > 修真小说 > 剑仙请慢走 > 第一卷:照山河 第二十一章 召之即来
    天地间剑气纵横,有长剑冲天而起,在一道怒吼声中悍然出鞘。
    剑吟声如惊雷滚滚,一抹剑光璀璨夺目,当其向下斩落时,更是携带着重重剑气如瀑布般倾泻而落。
    长剑未至,无尽剑气便先一步落下,如同暴雨连绵化作一面天幕。
    噗!
    少女面色带着惊恐和疑惑,鲜血飞溅中艰难转头,看向正在疯狂暴退的李沐风。
    那个熟悉的师兄,此刻像是变得极为陌生,她张了张嘴,似乎想要问一声‘为什么’,可是张口时却只有无数剑气喷涌而出。
    她在无尽剑气之中香消玉殒,身躯被剑气所充斥,最终只剩下几片残破的衣裙。
    见此一幕,李沐风依旧满脸冷漠,仿佛不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师妹,陨落在了他的面前,而只是与其不相干的路人一样。
    “斩!”
    纪源眼中杀意涌动,尽管身上仿若有一座大山,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,但还是竭尽全力低喝一声。
    他从未如此想要斩杀一人,哪怕对方曾想要将其当做探路棋子,甚至险些杀了他的朋友。
    可是在看到李沐风,竟是极其自然的拉过师妹挡在身前,眼中更是没有丝毫愧疚之情,他的心里顿时便有滔天杀气翻涌。
    似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,半空中落下的长剑骤然一转,随即便化作一道流光,近乎是瞬息便出现在那人的头顶。
    没有任何花俏的动作,造型古朴的长剑直接斩落,过程没有半点拖泥带水。
    李沐风嘶吼一声,体内法力倾泻而出,他以双手快速结印,周身灵气震动之下,有狂风骤然卷起,在其面前凝聚成数面淡青色的小盾。
    然而他不论如何努力,在剑锋之下皆是徒劳,以全部法力凝聚而成的淡青色小盾,甚至都无法阻拦长剑瞬息。
    只是剑光一闪,数面淡青色小盾便一分为二,随后重新化作紊乱的法力,消散在这片天地之中。
    生死瞬间,李沐风极其艰难的横移寸许,长剑随之斩落,最后倒插进大地之中。
    噗!!!
    一抹殷红冲天而起,滚烫的鲜血洒满大地,他脸色苍白的跌倒在地上,脚边是一条与身躯分离的右臂。
    “元宝,回来。”
    少年道士缓缓走来,面色难看的低语了一声。
    插在地上的古朴重剑,闻声后便倒射而回,携带着无尽剑气回到剑鞘中。
    名为‘元宝’的长剑,绕着纪源盘旋了几圈,似是很高兴有机会能重现天地间,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,重新钻入主人眉心的紫府之中。
    “你是真的该死!”
    纪源几步走来,‘居高临下’的看着眼前之人。
    尽管他因为强行唤出紫府中的长剑,震荡了自身的魂魄和身躯,因而脸色变得苍白如纸,但那浓郁的杀气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半分。
    早先此人就以身边师弟挡下死劫,如今故技重施又将师妹推出,去挡下如瀑布般倾泻的剑气。
    而最让人心生寒意的,是李沐风在做了这些事情后,甚至就连一点异色都没有,仿佛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。
    修行本就不是轻松的事情,看似是康庄大道,实际上都是羊肠小径,修士想要登顶,往往需要无所不用其极。
    但在这之中,却也有几条线不可侵犯,若是做了无异于邪魔外道。
    “成王败寇罢了,我若功成,世人只知李沐风乃逍遥神仙,谁有会为那些垫脚石鸣不平?”
    李沐风惨然一笑,到现在也依旧没有半分悔过,只觉得时不在他而已。
    这种思想简直比兵家修士,来的还要极端扭曲,完全就是已经坠入魔道。
    然而他却浑然不知,因失血过多而苍白无比的脸上,甚至还浮现着一抹不甘:“不过是仗着一件神兵利器,我若是能寻到那件惊世灵宝,此刻躺在地上的便是你们了!”
    如今功败垂成,在他看来也只是时运不济,没能寻到那件灵宝,否则此时的结果必然会发生改变。
    却完全没有想过,会不会是自己多行不义必自毙?
    纪源脸色怪异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不是说过,世间机缘珍宝有德者居之?”
    闻言,李沐风微微一愣,虽不懂对方想要说什么,但心中却忽然升起一阵异样。
    小道士叹了口气,他轻轻踩了一下地面,有些不情愿的嘀咕道:“出来吧。”
    话音落下,四周依旧风平浪静,并无异样出现,看的此地几人满心疑惑。
    但在突然之间,落魂坡地脉涌动,如同有地牛翻身,这一片天地间的灵气、阴气等,更是无序的剧烈翻涌起来。
    随后所有人便看到,一抹白光自地下破土而出,临近小道士的身旁后,便肆意的盘旋起来,像是无比的欢愉。
    待得一切异像平复,纪源身边盘旋的白光也悄然散去,旋即便露出了一柄巴掌大小的白玉飞剑。
    小小的飞剑通体以白玉铸成,其身却流转着炫彩的霞光,微微一动便能牵引四方灵气,更是不加掩饰的散发着通灵之意。
    在场的几人,无不因这柄飞剑而震撼。
    宋河夫妇神色愕然,没想到自己曾图谋许久,甚至不惜险些沦入魔道都无法得到的珍宝,却因为少年的一句话,便自行从地脉之中飞掠而出。
    身受重伤的张婆婆,在短暂的出神之后,浑浊的双眼中像是有泪花将要落下,可如今已是鬼物之身的她,却已经无泪可流。
    “不!不可能!这绝不是那件灵宝!”
    李沐风难以置信的叫嚷着,眼中浮现着不解、不甘、愤怒等色彩。
    他想不通,为何眼前的这个小道士,仅仅只是跺了一下脚,随口喊了一声,那件连大能都寻不到的灵宝,便会召之即来?
    感受着几人神色不一的目光,纪源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其实自从踏入这座宅邸之后,他便已经感应到了,深藏在地脉之中,外人难以寻觅的白玉飞剑。
    只是他能感觉到,一旦自己回应了白玉飞剑,将会凭空承接一段天大的因果,在未来的某一天,说不准就会因为今日之事,而被某些存在清算。
    再说他的机缘、福运,本就出奇的浓厚,甚至好到让人惊疑的地步。
    只是在灶房随便一翻,就能找到一个品相好到摸不透的丹炉。
    甚至他不过是小时候,在道观主殿乱耍了一通疯魔剑法,就有祖师佩戴的古朴长剑,自房梁上落下,砸入他的眉心紫府中。
    就连出门采买些修行之物,也能在坊市中以极低的价格,捡漏得到具有护身、镇压之能的三枚铜钱。
    种种福运机缘好到难以想象,这也是纪源先前能够无视白玉飞剑呼唤的原因之一。
    否则的话,寻常修士得一件法器便能开怀许久,甚至恨不得当成传承之物,一代代传承下去。
    又有几人能在滔天大机缘面前,还可以选择将其无视?
    只是这种涉及到自身大道根本的事情,纪源却是不会与任何人言说,更不可能为这个李沐风解惑。
    “若世间真有转世投胎,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。”
    他一巴掌拍飞身边环绕着的白玉小剑,对地上瘫坐着的李沐风说道。
    下一刻,纪源便要出手,彻底了结此人的性命,但面前却忽然伸过一条手臂。
    宋河投来平和的目光,面有忧虑的说道:“还是让我来吧。”
    他知道小道士从未杀生,往常多是和阴邪鬼物打交道,所以不免有些担心。
    然而纪源却是摇了摇头,推开了宋河挡在身前的手臂,随后抽出腰间藏着的软剑。
    当剑光一闪而逝,一具断绝生机的身躯,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,任由鲜血浸染一片黄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