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书屋 > 玄幻小说 > 真千金被挖灵根后,哥哥们吐血倒追 > 第210章 心怀坦荡别无所惧
    “我没有!爹,是她冤枉我!”
    凤鸣羽眼神虽慌乱,可却死不认账。
    “他有!就是他干的!”
    就在这时,凤文轩见苏碧母子气陷弱下去,也是趁势而起,指着凤鸣羽大声道:“家主,我可以证明,自从二夫人被投入试炼谷,嫡公子就几次三番恶意迫害。
    他故意让人引妖兽去攻击二夫人,还把试炼谷里所有的治伤草药都拔光,让二夫人无药可用。
    昨天夜里,我还听到门人小声议论,说他因为记恨您想要接庶公子回家的打算,所以要引血屠黑猿去残害二夫人!
    因为二夫人若死了,凤孤城就会视您如仇敌,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!”
    “放屁!你这个废物,你敢这样诽谤我儿?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    苏碧眼见凤文轩居然这样指证凤鸣羽,当即恼羞成怒,冲上前对着凤文轩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    凤文轩抱头瘫坐在地上,却还是一个劲儿的哀叫:“大夫人,你是想杀人灭口吗?我说的都是真的,绝无半句虚言!
    要是我污蔑嫡公子,让我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当初嫡公子指使我迫害庶公子,送给我的灵宝银丝宝甲还在我房中暗阁之内,不信家主可以派人去查!”
    凤英伯看了眼厮打在一起的苏碧和凤文轩,气的一股血直往脑门冲。苏碧这个蠢货!这会儿按捺不住打凤文轩,不是不打自招吗?
    这下好了,凤文轩什么都说了,他就是再想维护他们母子俩,也是不能了!
    凤英伯气的一把将凤鸣羽推倒在地,怒喝道:“孽子!你干的好事!想不到我凤英伯竟教出你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!来人,把凤鸣羽给我押下去,关入地牢!”
    “爹!你不能听信凤文轩的一面之词就污蔑孩儿啊!孩儿冤枉,孩儿没有啊!”
    凤鸣羽还在做垂死挣扎,可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又是众目睽睽之下,凤英伯再也偏袒不得他。
    “闭嘴!我还没老眼昏花,你这孽子先害兄弟,后害庶母,我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!来人,把他给我押下去!”
    凤英伯不理会凤鸣羽的哀求,一挥手冷声吩咐。
    苏碧一见,立刻抱住凤鸣羽,哭喊道:“英伯,鸣羽是你的亲儿子,你怎能相信外人不相信他?
    分明是唐岚母子落魄不甘,才会教唆凤文轩污蔑构陷他,你怎么能处置鸣羽?”
    “苏碧,事实摆在眼前,难道你还要我去搜集证据么?”
    凤英伯暗恼,苏碧这个蠢货,他羁押鸣羽是想暗中保下他,她怎么就不明白?
    然而此刻的苏碧,一心只想着救儿子,哪里还想的到其他?
    她伸手抓住凤英伯衣角泣声辩驳道:“凤文轩双腿被程璃茉打断,本应恨她入骨,可如今居然还帮着他们说话,这不可疑吗?
    他必然是被程璃茉等人威逼利诱,才会如此!你不审讯凤文轩,反而羁押羽儿,是何道理?
    英伯,他是你亲儿子!你真要为了一个庶子,杀了你的嫡亲骨肉吗?”
    凤英伯看了眼苏碧,又转头看向凤文轩,眸光倏然变得阴冷与晦暗不明。
    众人看着场中这一幕,也是禁不住窃窃私语。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明眼人一看即知,凤鸣羽是肯定做过什么,不然也不会被凤文轩如此指天立誓的控诉。
    但凤文轩一向是凤鸣羽的走狗,为什么突然帮着凤孤城指证凤鸣羽,也的确挺可疑,想来这宗门内斗,还真是不简单。
    场面陷入僵持,程璃茉这时却又再次开口了。
    “凤家主看上去为难的很,我倒是有个办法,能测出他们谁在说谎。不知诸位可听过观音净魂诀吗?我想此刻,想要探知真相,非此不可!”
    “观音净魂诀?是那个能让人心神净化,剥除一切恶念的上古仙法吗?”
    人群中,果然是有听说此种仙法的人。
    “没错,净化人心,让人的贪念无所遁形。凤夫人,想要还凤鸣羽清白,这可是好机会,不知你们可敢一试?”
    程璃茉遥遥望着苏碧母子,语气淡然。
    苏碧闻言,脸上却是一阵犹豫。
    可不等她说什么,唐岚却突然在凤孤城搀扶下走上前道:“苏碧,你心怀叵测,我谅你不敢!可是你不敢,我敢!我和孤城愿意一试,以证清白!”
    说罢,拱手向一众旁观者道:“请诸位仙门道友作证!”
    唐岚此举直接将苏碧母子推上了风口浪尖。倘若他们不答应验证,只怕罪名就洗脱不了了。可若是答应,若真被当场拆穿,怕也是难以收场!
    思来想去,苏碧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谁说我不敢?唐岚,你休要猖狂!我和我儿清白坦荡,绝不会被你们污蔑构陷!
    只是这观音净魂诀乃是上古失传已久的仙法,谁知道程璃茉施出的是真是假?万一是什么妖邪的摄魂术,我们母子岂不被害?”
    苏碧这话一出,众人顿时议论纷纷。
    程璃茉是为凤孤城讨公道来了,若是由她出手施展这观音净魂诀,必然有所不公。
    苏碧所言,也的确有道理。
    不过,程璃茉早就料到苏碧会推三阻四,找各种理由,这个问题她早就想到了。
    于是在苏碧说完之后,她笑着回道:“凤夫人大可放心,这观音灵魂诀不是由我施展出来的。
    既然今天这么多道友都在场,那我们就推举出几个代表,我当场拿出观音灵魂诀,让他们参照修习。
    这观音净魂诀并不难炼,筑基五层以上便可修习。等几个代表修习完了,就共同施展。
    到时候如果大家还不相信,除去凤夫人母子,唐夫人母子,凤文轩,还可以再找几人共同验证,到时候,是真是假,必定一目了然!”
    程璃茉这话一出,众人都是一阵心悦诚服。
    这样安排,双方都做不得假,最是公平。
    “凤家主,你意下如何?”
    程璃茉看向一脸晦暗不明的凤英伯,开口询问。
    凤英伯纵然知道这一切都是程璃茉的圈套,可如今大庭广众,他又怎能拒绝?
    闻言只能强压下心头不悦,点头道:“你都安排好了,老夫又能说什么?程门主果真是有备而来!”
    对于凤英伯的怨气,程璃茉却是不以为意。
    “若当真心怀坦荡,有备无备又有什么区别呢?凤家主你说是不是?”
    凤英伯闻言没吭声,扫了眼全场,见众人全都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心中暗骂: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狗东西!
    等他缓过神,看他怎么拿捏他们!
    今天这场丑,他是出定了!可事到如今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扛下来。
    程璃茉见凤英伯虽然脸色阴沉可却不再说话,一甩手,一卷硕大卷轴便悬浮在了半空之中。
    “这就是观音净魂诀,请大家鉴定真伪!”
    众人一见,目光全都齐刷刷射向半空。
    只见那卷观音净魂诀,通体散发着精纯灵气,上头的字体缥缈仿若浮在云端,普通的修士根本看不清。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字迹怎么这样模糊?”
    有人不解的发问。
    程璃茉回道:“上古仙法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,筑基期以下的人,必须以灵力贯注,才能看得清上头的字迹。想要修炼成功,也必须是筑基五层以上的修为。”
    众人一听,这才明白过来,一个个都开始运用灵力查看那观音净魂诀。
    不过,正如程璃茉所说,修为浅薄的,连卷轴都看不完,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,有的甚至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,这上古仙法,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!
    此时,场中能稳稳看完卷轴的不足十分之一,凤英伯为了避嫌,尽管好奇,也并不抬头观看修习。
    而在场众人,只有寥寥几个能完全领略卷轴的奥义。
    其中就包括君承越,常半雪,以及尉景焕。
    程璃茉看了眼全场,开口道:“看来能顺利施展观音净魂诀的,只有君公子,常姑娘,以及尉公子。恰好他们三人都是五大仙门的继承人,不如就由他们三人出手施展,凤家主意下如何?”
    尉景焕没料到程璃茉居然肯让他出手,当即目光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看向程璃茉。
    尉绍死在玄谷后,尉景焕继任了瀛洲尉氏家主。从其他家主讳莫如深的态度中,他明白父亲怕是已经丧命玄门。
    他没有冲动上门报仇,一来忌惮程璃茉,二来他的伤势还未恢复。
    在来昆山之前,他总算是利用宗门各种资源恢复了昔日的修为,只是他眉心那道疤,是永远也恢复不了了。
    父亲死了,他现在只能靠自己。从富二代直接变成了拼二代,尉景焕再也拿不出第一公子的气度。
    他的脾气变得暴躁阴沉,宗门的大小事务都让他每天都处在极端情绪之中,他再也不是以前的尉景焕。
    而把他推到这步田地的,是程璃茉!
    他对这个女人又恨又惧,如今在看到她已经突破结丹境后,更是忌惮不已。
    程璃茉一巴掌就能拍死他,眼下的他,只能龟缩,什么也做不了。
    可是他并不明白程璃茉的意图。当初在密室半昏迷中,她抢走了雷光杵,可却没有杀他。
    不仅没有杀他,还似乎出手治愈了他识海的创伤。
    可是为什么?
    程璃茉到底想干什么?
    此刻,她居然提议让他也参与施展净魂诀,难道他就不怕他暗地给她使绊子?
    “我也能施展!我也要代表苍梧程氏参与此事!”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尖利不甘的女声响起,众人循声望去,竟是苍梧的程七小姐程璃珠!
    程璃茉闻言,缓缓将目光移向程璃珠,唇角微掀,吐出三个字。
    “你配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