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韩二三这个未来的武圣,朝廷的态度是一致的,至少最顶层的几个人,都抱着最大的善意和期待。
    而无论在哪个势力,最顶层的人态度一致了,下面的人无论愿不愿意,都必须要保持步调一致。
    没有人会反对在韩二三身上的投资,大家只是搞不清楚太子想要干什么。就算是他推动的向韩二三倾斜资源,又有什么意义,难道还能就此让他加入到太子党不成?
    但是吴聊听着开元帝下旨照办,太子领命而归,却渐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。
    王磊和韩二三,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共同点,是他们两个同为吴聊的铁杆支持者,这是经过考验的,所有人都相信。
    但是同样的支持者,至少还有一个顾峰。若是为了分化吴聊这群人,别管这手段有没有用,但是至少他们就不应该把顾峰落下。那可是仙台境界的高手,武圣之下最强的战力。
    那么排除这个原因,王磊和韩二三两人都有的,而且足够引起重视的标签,就只剩下一个。
    他们都是天才,而且都是年轻的天才。
    吴聊摸到了太子等人的脉络,什么强调王磊的身份,向韩二三倾斜资源,都是虚的,成不成都无所谓。
    他们的目的,是让所有人都意识到,六扇门的这两个人,都是天才,能冲击武圣的那种。
    每个势力都希望自家有天才存在,感觉上似乎是越多越好,实则不然。资源是有限的,有时候多一个人分享,可能就会导致所有人都不能顺利升级。
    他们是想告诉开元帝,大乾已经有了两个天才,而且一个是皇室远亲,一个是年少之人,很容易注入对帝国的向心力。有他们两个,对于大乾来说,就已经足够了。
    那么同样是天才,年纪夹在两人之间,又有幽州背景,拿着北疆镇抚司威胁过朝廷的吴聊,重要性瞬间就消失了一半。
    要知道,除了北疆镇抚司那边的关系,吴聊在朝堂上立足的主要依仗,就是自家的武道修为。开元帝看重他的资质,而且他又愿意为大乾而战,这才一再纵容。
    但是现在,即使没有人清晰的意识到,可是以后真有事的时候,开元帝也好,还是那些心里想要为大乾留下希望的人也好,都会不自觉的想到那两个人,从而弱化了吴聊的存在感。
    王元贞得意的扫了吴聊一眼,他巴不得吴聊能看出他们的意图,因为这个事是无解的。难道吴聊能跳出来说王磊不能统领六扇门?还是能替韩二三拒绝朝廷的资源倾斜?
    就算他说了又能怎么样,且不说能不能拦得住,到底是没有办法阻止大家往那个方向去想的。
    王元贞特别想看看,吴聊那种明知道事情的危险,却无能为力的样子。吴聊在他面前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可恶形象,他特别想知道,面对这样局面,吴聊能摆出什么表情。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不妥。”
    王元贞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反对,一愣之下循声望去,赫然是王磊出列,表情坚毅的说着话。
    “什么不妥?”开元帝问道。
    王磊拱手回答,“陛下,韩二三现在只是炼神修为,资源上并不缺什么东西,而且他是顾峰神捕的弟子,功法上有顾神捕指点就足够了。”
    “朝廷倾斜的资源,只会让他沉迷于外物之中,而且还会将江湖势力的目光引过来,对他不利。还请陛下三思,收回成命。”
    “确实有这个风险,韩二三不容有失。”开元帝点点头。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倒是有个主意。”王元凯忽然不甘寂寞的站了出来,“不如让韩二三加个禁军统领的职衔,召他入宫值守,这样不仅资源可以在宫内给他,您还能亲自教导一番。”
    很合理,以前六扇门的捕头,经常会用这样的方式入宫,算不上特别,也就不会太引人注意。
    只是开元帝想都没想,直接就否决了他的提议。
    “住口,以后不要出一些馊主意。你以为韩二三是你招揽的那些手下,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?”
    没有人比武圣更能明白武圣的傲气,而韩二三这种人,心中的傲气也不会少到哪里去。对于这样的人,除非一开始就抱着杀人的心,否则的话,最好不要做任何可能引起误会的事。
    王元凯虽然被太子的人摆了一道,自家势力差点分崩离析,可是缓过来之后,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了投入他的门下。尤其是一些年轻俊杰们,他们期待着王元凯能修成武圣,没有什么比追随一位武圣由弱到强的感觉更好了。
    他被这些人捧得有些昏了头脑,还以为天下所有的天才都是一个样,会无脑的崇拜强者。
    “哼,”王磊看着王元凯冒着冷汗退了回去,不屑的哼了一声。韩二三是大乾的天才,但也是六扇门的天才,想把他挖走,自然是触及了王磊的逆鳞。
    原来的她并没有这种想法,也不会对皇子如此作态,可是和吴聊在一起呆了这么久,经历了那么多事,心里早就把六扇门和大乾朝廷区分开来。现在的她,也一样先是自认六扇门神捕,而后才是大乾臣子。
    “陛下明鉴,韩二三一事,请陛下三思,待到他需要资源的时候,自然会向朝廷请求。”
    “好吧,”开元帝琢磨了一下,还是决定维持原定的计划。不过他还是示意自己身后的大太监,“李庆贺,一会你去六扇门,替朕见见韩二三,告诉他,朕是他的后盾,有什么需要,大可直接上报。”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
    开元帝微微颔首,“王磊,你还有别的事么?”
    “有,”王磊出人意料的没有退回原位,不顾开元帝诧异的神色,竟然又说了起来。“陛下,曾尚书之言,臣以为不妥。”
    “自打吴捕头入京以来,便是他在主持六扇门大局,几位神捕尽皆听命与他,臣也不例外。吴聊虽无实名,却有实权,我等六扇门人从不讳言。臣王磊恳请陛下,金口玉言,赐其正当名分。”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开元帝现在听到吴聊的名字就莫名的心烦,“他能主事,是你自己不争气,还好意思说出来。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,朕懒得管,但是这个禁闭,他必须给朕蹲着去。”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
    王磊躬身行礼,开元帝虽然还是要惩处吴聊,却还是松了口,从今往后,就没有人再能说吴聊掌管六扇门没有名分了。
    “何必呢。”吴聊看着离他并不远的王磊,轻声念叨了一句。太子的人都没有做任何阻拦,显然是觉得王磊的话没有意义。
    王磊没有说话,只是对着吴聊笑了一下,笑的很甜。
    她站不站出来,可能都对太子等人的谋划构不成阻碍,该来的还是会来。但是站出来说这样一番话,对她自己很重要,她不想看着吴聊一个人去面对那些风险。
    她想让吴聊,让其他人都看得到,她王磊愿意为了吴聊,为了六扇门,去做任何事,即便这些事并没有什么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