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书屋 > 网游小说 > 寒门母子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默契呢?
    正着急找主子禀事儿呢,冒出来个拦路的,小厮自然没好气:“切!闪开!耽误老爷的正事,看不打你板子!”
    小丫鬟一下子就怒了,一手叉着腰,一手抓着帕子用指头点着小厮:“反了你了!一个看门的门子也敢这样与我说话!”
    小厮“哼哈呴啪!”就啐了一口在地上:“啐!少拿自己当根葱了,谁用你蘸酱啊!一个后院的丫头跑到前院来,真是有脸!”
    “啪!”小丫鬟抬手就扇了小厮一耳光,长长的小指指甲甚至把小厮的脸都划出血珠儿来:“没规矩的碎催!我们姑娘就是罚你们罚的少了,我这就回去告诉姑娘,定要把你卖了!”
    趴房顶上的偷包贼龇着牙替那小厮脸疼,脚下也直忙乎,总算把那片即将掉落的屋瓦一点点移回原位。
    小厮没提防对方会打他耳光,不然也不会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。
    这下可是气怒了,被个丫头骂不够,还被打嘴巴子了,这能忍吗?是个爷们儿就不能忍!
    小厮自认是纯爷们儿,当即就一巴掌还了回去,“啪!”
    毕竟是男人,手劲儿可不是小丫鬟能比的,这一记耳光愣是扇得那丫鬟原地转了个圈才摔倒,半边脸立时就肿了起来。
    不等丫鬟哭出声,小厮已经骂上了:“不要脸的下贱坯子!不过是个陪房的丫头,就算老爷上了你,也不会给你任何名分!
    到现在了,还一口一个你们家姑娘,你们家那个要真是姑娘,怎么还住在我家老爷府上?你在替你主子不要脸吗?!”
    那丫鬟哪里受得住这种大力的巴掌,可是比这一巴掌更打击人的就是小厮戳穿了她跟老爷之间的事情,这么大声音骂出来,满院子的人都能听见啊。
    那丫鬟爬起来晃了两下,实在是那一个大嘴巴扇得太狠,脑袋、和耳朵都嗡嗡的,不禁哭喊道:“老爷才没上我,你休要乱说!”
    可抬眼一看,房檐下干活的老妈子正错愕地瞪大眼睛看她,一副等待八卦下文的神情,更是焦躁得紧,跺了跺脚,不管不顾地对小厮喊道:“怕不是老爷上了你,你才含血喷人吧!”
    这下,那个老妈子下巴都快惊掉了,而房顶上的偷包贼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:“不是吧?!”
    太耸人听闻了,这是一对儿情敌互相伤害吗?
    头顶上方传来吸冷气的声音,房檐下的老妈子嘴巴还没合上,木讷地抬头,看到偷包贼,二人对视了一眼,相互点了点头,颇有些:“别出声,咱们仔细听听怎么回事”般的默契。
    二人重新把目光又投向丫鬟和小厮,等着看续集。
    突然老妈子回过味儿来,一跺脚:“妈呀!抓贼!进贼啦!”一边仰头望房顶上看。
    我艹!
    默契哪????
    偷包贼身子一抖,就朝屋脊的另一侧掉下去,瓦片也随着他噼里啪啦往下掉。
    老妈子这一声喊,手里端着的洗菜盆子也掉了,咣当一下,水全倒自己腿上,大冷天的,这老骨头可受不住哦。
    小厮和丫鬟也回了神,小厮顾不上再骂脏话,呼喝起来:“来人!抓贼!别让贼偷跑了!”
    小厮喊得挺忙活,可是只跑出来两三个下人,看小厮指向院墙外,忙不迭往门外奔。
    得,不走空也得走空了!
    偷包贼看看自己竟然掉到院墙外,又听到墙里面杂乱奔跑的脚步声,和那个老妈子惊魂未定地叫唤什么“大胡子贼”,很是不甘心地一溜烟跑走。
    那户人家的大门和角门都在宅院的东南角,小宝看见那扇角门里蹿出几名家丁四处张望,又朝东边的街道追出去,就估计是偷包贼被发现了。
    不禁庆幸刚才甘来没有去追偷包贼,而是去追那名乞丐了。
    有位家丁往自己这边走来,走近了行了个礼问道:“小兄弟,可曾看到有个大胡子往这边来?”
    “没有,”小宝摇头,旁边其他的镖局小子们也好奇地看着那名家丁:“什么大胡子?没看见啊?”
    还相互看了看,他们自己人里倒是有个“大胡子”,不过这会儿怎么也不见了?
    家丁看看小宝这群人,又看看旁边还有带轿厢的马车上插着“三顺镖局”的旗帜,知道这是给国公府送货的,不会撒谎,便行个礼转身要走。
    他也不过就是个官员家的奴仆,可不敢在国公府门口造次,哪怕是后门。
    “哎,大哥,你们是哪家的啊?”小宝看他转身,赶紧问道。
    他这个方向看不到那户人家的门柱灯笼上写得什么字,所以不清楚这户人家姓什么。
    “哦,”家丁回道:“我家老爷姓武。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    姓武?这个姓儿很常见吗?小宝思忖,他怀疑那是武继昌的家。
    可是武继昌是从四品官阶,怎么会住在这种高档住宅区?
    京城的官员极少有官邸,除非三品以上大员,武继昌能住这么好的房子吗?
    还有,那名乞丐难道跟武继昌家有关系?
    小宝不知道,这房子还真是武继昌的。是皇帝登基封赏的时候赏赐给他的,所以这是一座超过他品阶的宅院。
    可惜,这么大的超品宅院,武继昌没享受几年,自己就凉凉了。现在里面住的是他儿子一家。
    因为武继昌是“因公殉职”的,所以他的房产并没有被收回。
    只是,宅院虽大,没有武继昌的存在,也就没有源源不断的“外快”,他的儿子根本维持不了庞大的支出,早就打发掉了三分之二的佣人。
    现在整个武宅看起来寥落、冷清得很。追个贼都喊不出几个家丁、小厮来。
    甘来倒是很容易就追到那名乞丐,可是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    这种人是最容易耍无赖的,你就算在他偷东西、欺负姑娘、剥小孩皮时抓个现行,他都能跟你无赖到底,更可况现在可是“无缘无故”的状态下。
    那名乞丐已经发现被人跟踪,因为甘来不善于隐藏自己,而且为了不跟丢,甘来那速度……唉,实力强还不会隐藏,也挺麻烦!
    乞丐索性往闹市里走,见到卖吃食的就伸手跟人乞讨:“贵人,给个包子,要纯肉的,两个!”
    卖包子的老板刚要将他骂走,他的妻子就赶紧拦住:“算了,认倒霉!你现在要赶走他,一会儿得来一群叫花子搅咱们生意。”
    包子铺老板恨恨的把嘴边的骂人话憋回去,返身进铺子里去,他的妻子就从笼屉里抓出两个纯肉的大包子,用草纸包了递给乞丐:“拿去,你快走吧!”
    乞丐呢,得意洋洋地捧着包子,还要朝铺子门里喊一句:“哼!不如个娘们儿识相!”
    家有喜事,今日三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