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书屋 > 科幻小说 > 狱神归来 > 正文 第2501章 腰痛
    紫妍担心孙欣欣会吃醋,毕竟伤在腰上,要掀起衣服才能看到。
    所以,紫妍就转头看向孙欣欣。
    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孙欣欣竟然没有半点醋意,甚至还鼓励她勇敢点。
    “紫妍,李初晨的医术挺好的,你就让他帮你看看吧。”
    “有他帮你治疗,你的伤势会好得更快,还能省下跑医院的麻烦。”
    “甚至还能省下一笔医疗费。”
    紫妍听到孙欣欣这样说,她就打消所有顾虑,转过身,侧身对着李初晨。
    然后,她才缓缓掀起上衣。
    刚刚巡城司要用防暴叉殴打杨诗敏,紫妍冲上去,替杨诗敏挡了一下。
    防暴叉打在紫妍侧腰上。
    这时,紫妍的侧腰已经青紫一片,伤得很严重,甚至有可能已经伤到肋骨。
    “啧啧啧,紫妍,你都伤成这样了,还说没事,该死的巡城司,下手可真狠。”
    杨诗敏看到紫妍的伤势之后,心如刀割,义愤填膺。
    “都怪我!”
    “当时如果不是我提着菜刀走出去,事情就不会闹成这样,紫妍也不会挨打了。”
    “敏姐,你就别再自责啦,事情已经发生,自责也没用。”
    紫妍反过来安慰杨诗敏,“他们本来就是故意欺负我,敏姐,就算你不出去,他们也会找别的借口继续欺负我的。”
    “紫妍说得对,发生的事情,再自责也于事无补。敏姐,你现在确实不该自责,你应该做的是,把店里收拾好,继续做生意。”
    李初晨说着就把手轻轻放到紫妍受伤的部位,轻轻揉了揉。
    “紫妍,痛吗?”
    “嗯,有一点。”紫妍的身体,在李初晨的手掌接触到她的时候,微微一颤。
    这个地方,是第一次被男人触碰到,紫妍表现得有些敏感很正常。
    “你忍一忍,我帮你揉一揉,淤血疏散后,你就不会觉得痛了。”
    李初晨说话的时候,已经运转体内真气,把真气输送到紫妍身上。
    真气涌入的瞬间,紫妍感觉到受伤之处有一股暖流涌动,非常舒服。
    那种感觉,太奇妙了。
    就像是寒冷的冬天,躺在草地上面晒着太阳,真的不要太舒服。
    而紫妍腰间的青紫,也在快速消散。
    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杨诗敏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    刚刚李初晨提出要帮紫妍揉一揉的时候,杨诗敏还在心里质疑李初晨,觉得李初晨是想趁机占紫妍的便宜。
    毕竟,伤成紫妍这样,揉一揉哪是治疗?只会让紫妍徒增痛苦罢了。
    按照民间说法,紫妍这时应该用热敷的方法,用毛巾包着煮熟的鸡蛋进行热敷。
    热敷才能起到活血散瘀的功效。
    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办法,但杨诗敏根本不知道,刚受伤用热敷是错误的。
    热敷会加快血液循环,受伤后马上进行热敷,有可能会导致出血更严重。
    正确做法应该是用冷敷。
    当然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初晨帮忙治疗,他有真气的支持,治疗效果立竿见影。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好了?”杨诗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杨诗敏也受过伤的。
    摔伤磕伤,皮下出血,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导致受伤部位出现青紫的情况。
    这种情况,至少也要好几天,青紫的皮肉才能逐渐恢复正常。
    就算去医院处理。
    用了活血化瘀的药物,也不可能立竿见影,马上就治好。
    但李初晨做到了。
    杨诗敏亲眼看见的。
    李初晨没有使用任何药物辅助。
    他只凭他的双手,就把紫妍受伤的青紫,完全消除。
    “紫妍,你现在感觉怎样?”李初晨收回手掌的同时,开口询问了一句。
    紫妍想都没想就回答道:“好舒服,狱神大人,您这医术也太神奇了吧?”
    “哈哈,你过奖了!”李初晨耸了耸肩,又说道,“防暴叉把你伤成这样,我担心你的肋骨也会被打断。”
    “但检查的时候,我可能会有点冒犯,紫妍你如果不想让我帮你检查,也可以去医院拍个片子。”
    “不用,狱神大人,你帮我检查就好。”紫妍现在特别相信李初晨的医术。
    李初晨听到紫妍这样说,他就点了点头,向杨诗敏要来一副手套戴上。
    李初晨戴上手套,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手掌,和紫妍的身体,发生直接的接触。
    戴好手套,李初晨又把手掌放在紫妍腰上,开始为她检查肋骨的情况。
    古人就有摸骨诊断的情况。
    李初晨现在就是用上摸骨的方法,去确定紫妍的肋骨有没有被打断。
    或者是受伤后出现骨裂的情况。
    李初晨把紫妍受伤那个位置附近的肋骨一根根摸了一遍。
    随后,他收回手掌,脱下手套,并开口说道:“紫妍,你很幸运,肋骨没有被伤到。”
    “狱神大人,您,您能不能帮我也看看?我最近这腰经常痛,太难受了。”
    杨诗敏见识过李初晨的医术之神奇之后,也鼓起勇气,想求李初晨帮她看病。
    “敏姐,你腰痛啊?”李初晨半开玩笑说道,“敏姐,你要节制点,控制一下夫妻生活,也许腰痛就好了。”
    李初晨这句玩笑的话刚一说出口,他就注意到杨诗敏的脸色变了。
    “我哪里还配有夫妻生活?”杨诗敏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    杨诗敏挺不幸的。
    上一年,她老公查出患有直肠癌,做了手术。
    该死的主治医生,为了多赚钱,居然强行给杨诗敏的老公多做了一个肠道改造术。
    就是把杨诗敏老公的肛门缝合,再通过人工造瘘术,帮助杨诗敏的老公进行排泄。
    做了这个手术之后,杨诗敏的老公,命是保住了,但他从此只能待在家中,不敢外出,更不用说是去工作了。
    因为,做了造瘘术之后,杨诗敏的老公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大便排出。
    他整天都要在身上挂着接大便的袋子。
    而这个袋子又做不到完全阻隔气味,所以,杨诗敏老公身上总有一股难闻的味道。
    这给他们一家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。
    杨诗敏一边要照顾家里,照顾老公和孩子,一边还要工作赚钱养家。
    她的生活,很不容易。
    所以,当李初晨提及夫妻生活的时候,杨诗敏的心大受触动。
    想到这一年多来她所承受的苦难和委屈,杨诗敏终于撑不住崩溃了。
    得知杨诗敏家庭的遭遇之后,李初晨和孙欣欣也都挺同情她的。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直肠癌手术,如果病灶不在肛门附近,是没有必要行造瘘术,没有必要改造肠道的。”
    李初晨从杨诗敏口中得知她老公的病情之后,就觉得他们被人骗了。
    做手术的医生,肯定是故意这么干的。
    可能当时杨诗敏一家不懂事,没有给主刀医生送礼导致的。
    炎国境内的一线大城市,医院虽然都有严厉禁止医生收手病人的好处。
    但其实这种现象并没有完全消失。
    即使在一线城市,仍然有一些医生在顶风作案,在暗中收受病人家属送出的好处。
    一线城市都有这种人存在,就更不要说是九江这种三四线小城市了。
    “敏姐,你们没有试过去维权吗?”
    “维权?试过,但根本没用!”杨诗敏流着眼泪继续说道,“那个没良心的医生,有很厉害的背景,就算我们拿着证据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    李初晨想了想,又对杨诗敏说道,“敏姐,你还想不想继续维权?”
    “那个无良医生害了你老公,害了你的家庭,他一个错误的手术,变成一块巨石,险些压倒你们一家。”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一定和他斗到底。”
    “狱神大人,不是我不想继续维权,是我根本斗不过他们。”
    杨诗敏无奈地说道。
    李初晨闻言,轻轻点头,并说道:“敏姐,不要担心,这件事,或许我能帮上忙。”
    “这样吧,敏姐你明天带上所有证据去找黎志诚,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”
    “我的薄面,黎志诚还是要给的。”
    “该怎么处理这件事,我想,黎志诚他应该会一直协助你。”
    “如果黎志诚也选择包庇那个无良医生,敏姐你告诉我,我找人把他的巡察司也给端了。”
    李初晨说得轻描淡写。
    但杨诗敏内心却有些忐忑,她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维权?
    杨诗敏虽然知道李初晨是境外狱神殿的殿主,威名赫赫。
    但也正是因为李初晨的身份超然,杨诗敏才有些担心。
    目前,有李初晨在九江,有李初晨为她撑腰,也许她是有机会可以维权。
    但李初晨如果离开九江,维权的事情,可能又会受到阻碍。
    甚至,严重的情况下,他们还会遭到那个不良医生的报复。
    杨诗敏左右为难,不知道应该如何决断?
    她的纠结全部写在脸上,李初晨一眼就看穿杨诗敏的心思。
    这个女人的遭遇很不幸。
    李初晨是真心想要帮助她,所以又对杨诗敏说道:“敏姐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其实你完全可以放心去做这件事。”
    “就算以后我离开九江,不在九江,但我老婆还会继续留在九江。”
    “我不在,你可以找她。”
    “只要敏姐你所说的一切属实,就一定能够逃回公道,获得赔偿。”
    杨诗敏听到李初晨这样说,她咬了咬牙,当即点头并说道:“好,既然狱神大人您都这样说了,我就去试试。”
    维权的事情,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。
    李初晨因为一句玩笑的话,揭开了杨诗敏内心的伤疤,只能尽量帮她讨回公道。
    解决这件事之后,李初晨才对杨诗敏说道:“敏姐,你不是腰痛吗?”
    “来,你站好,我帮你看一下,是不是腰椎盘突出了?”
    杨诗敏腰痛已有一段时间。
    一开始她以为是太累,想着休息一下就会好点。
    但休息后还是腰痛。
    杨诗敏知道,她去医院,肯定会被医生喊去照CT检查,甚至是磁共振。
    不论是哪种检查,费用都不低。
    杨诗敏家,本就经济拮据,她不舍得花这个钱,就一直忍着。
    直到今天,见识过李初晨的神奇医术,杨诗敏才忍不住开口请求李初晨为她看看。
    李初晨同样运用了摸骨的手法,很快就查清杨诗敏腰痛的情况。
    “敏姐,你这是腰椎盘突出。”
    “啊,不是吧?这,这可怎么办才好?我不会要去做手术吧?”
    杨诗敏吓得脸色煞白。
    她男人已经因为做手术,导致只能在家,不敢外出,没法谋生。
    如果她也倒在手术台上,那他们这个家就彻底完了。
    他们的孩子会承受如山般的压力。
    如果真的这样,杨诗敏宁愿去死也不要给孩子造成巨大压力。
    “敏姐,腰椎盘突出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疾病,并不一定要做手术的。”
    李初晨看见杨诗敏被吓得面无血色,急忙解释道,“敏姐你如果愿意的话,我用按摩推拿的手法就能把你的腰椎盘突出治好。”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就太好了!”
    杨诗敏千恩万谢道,“狱神大人,那就辛苦您帮我治疗一下,我这辈子都会感恩您的。”
    “敏姐你真是太客气了!”李初晨在说话间,已经把两张桌子拼凑起来。
    然后,他就让杨诗敏趴在桌子上面。
    等杨诗敏在桌子上面趴好了,李初晨就开始动手为她按摩治疗。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按摩推拿,要把腰椎盘突出症治好,机会很渺茫。
    但李初晨在按摩推拿的时候,还输出了真气,效果完全不一样。
    趴在桌子上的杨诗敏,享受着李初晨的按摩,她没有忍住,舒服得叫出声来。
    而在旁边的孙欣欣和紫妍,听到杨诗敏发出的声音,两人都是俏脸羞红。
    心说这敏姐叫的也太销魂了!
    搞不好,从店门口路过的人,还以为他们在店里搞事情呢。
    杨诗敏自己也是羞得满脸通红。
    其实她也不想叫出声音来的,但李初晨为她按摩确实非常舒服。
    这种舒服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    杨诗敏就是不由自主发出的声音。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很失态,她也羞得不行,急忙把脸埋在臂弯处。
    整个按摩的过程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。
    李初晨结束按摩之后,又让紫妍取了纸和笔,写下一个药方交给杨诗敏。
    “敏姐,这个药房你拿好了。”
    “回头你按照这个药方,去药方买好药材,回家自己煎药喝。”
    “放心,这个方子没有用到太多名贵药材,不用花很多钱的。”
    “敏姐,你坚持按照这个药方服药半个月,你腰痛的症状就不会再出现。”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。”
    “敏姐你睡觉的床,最好是硬板床,越硬越好,千万不要睡软的床垫了。”
    杨诗敏虽然不懂为什么不能睡软床垫?
    但既然是李初晨交代的,有什么自然是想都没想就答应道:
    “好,我回家就把软床垫扔了,以后直接睡木板床得了。”
    经过李初晨的按摩治疗,杨诗敏的腰舒服多了,甚至还扭了几下。
    “狱神大人的医术真是太神奇了!”
    杨诗敏想了想又问道,“狱神大人,您的医术这么神奇,不知道我老公的情况还有没有机会能接受治疗?”
    “希望不大,但可以试试。”
    李初晨没有拒绝帮助杨诗敏,他继续说道,“敏姐,这件事情不能急,要一步步来。”
    “这样,你先解决维权的事情,争取从那个无良医生手里拿到合理赔偿。”
    “拿到赔偿之后,敏姐你可以陪你老公去一趟境外狱神殿,去找秦悦然。”
    “秦悦然在西医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,如果你老公的情况,还可以用手术帮他恢复肛门的功能,秦悦然肯定会做这个手术的。”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杨诗敏能遇到狱神大人这么好的人,真不知道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善事?”
    “善有善报,敏姐,加油,希望你们一家能够尽快回归正常。”
    李初晨说完就拉着孙欣欣,和紫妍她们告别后离开,并在路上给黎志诚打了个电话。
    嘱咐好黎志诚,李初晨就把杨诗敏这件事放在一边。
    能做的,能帮的,李初晨都做了,也帮了。
    接下来,就看杨诗敏自己怎么去争取?怎么去和那个无良医生斗到底?
    从紫妍绵绵冰店里出来,李初晨和孙欣欣刚准备回孙家大院。
    但他们刚上车,孙欣欣就接到高文婷的电话。
    看见电话是高文婷打来的,孙欣欣也没有多想,只以为高文婷他们已经回到南江,这是打电话来报平安了。
    孙欣欣随手接通电话,“文婷,你们安全到家了吧?”
    “欣欣姐,我,我们出车祸了!”
    电话里传来高文婷的哭声,“我爸爸,我妈妈,还有我哥,他们……他们都没了,呜呜呜!”
    高文婷说完已经泣不成声,孙欣欣则傻眼了。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孙欣欣才回过神来,急忙追问道:“文婷,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会出这么严重的车祸?”
    电话里,高文婷一直哭。
    孙欣欣知道高文婷现在一定很伤心,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。
    于是,孙欣欣又急忙追问道:“文婷,你快告诉我,你在什么地方,我马上来找你。”
    “我,我在林州人民医院,急救车把我从高速路上送到这里来了。”
    “林州人民医院,好,我马上来找你。文婷,你要坚强,一定要保重身体等我来。”
    孙欣欣说完就挂了电话,并扭头对李初晨说道:“高叔叔他们出车祸了!”
    “除了文婷之外,高叔叔,高文涛,还有文婷她妈妈,他们全都遇难了。”
    “奇怪,他们怎么会跑到林州去呢?”
    李初晨皱起了眉头说道,“从九江出发,去南江,根本不用经过林州,”
    “高文婷怎么会被送去林州人民医院?”
    “也许他们不是直接回南江,而是去了林州方向游玩,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车祸。”
    孙欣欣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    毕竟高海峰的病好了,他们一家人应该挺开心,趁机外出游玩也正常。
    当然,现在质疑这些都是多余的。
    高文婷在医院接受治疗,她刚刚经历痛失家人的痛苦,又是孤单单一个人,要独自面对所有的伤痛。
    接到高文婷这个电话,孙欣欣就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。
    所以,她决定要尽快赶到林州,她要去照顾高文婷,安慰高文婷。
    正好李初晨也没什么事。
    看见孙欣欣很着急,李初晨立刻拿出手机,拨通九江战部指挥官邓振林的电话。
    邓振林突然接到李初晨的电话,不由有些激动地问道:“狱神大人,您找我,是有任务交给我吗?”
    李初晨也没客气,当即说道:“邓振林,我需要一架垂直起降机送我们去林州,越快越好。”
    “没问题,狱神大人,您是在孙家大院吗?”
    “对,我在孙家大院等着,你现在就去安排。”李初晨说完直接挂断电话。
    邓振林对李初晨一直抱有感恩的心。
    李初晨找他做事,邓振林不但没有嫌麻烦,反而还觉得十分荣幸。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九江战部的指挥官,需要在九江坐镇,邓振林都想亲自去为李初晨服务了。
    但九江战部没了他不行,邓振林只能派出手下最得力的战士开着垂直起降机去赴命。
    李初晨打完电话,立刻启动车子,猛踩油门,一路疾驰开到孙家大院的车库里。
    等他们从车库走出来的时候,九江战部派来的垂直起降机已经赶到这里。
    垂直起降机并没有直接降落,而是悬浮在孙家大院的上空。
    这是李初晨的意思。
    驾驶飞机的战士把舱门打开。
    李初晨和孙欣欣都没有携带任何行李。
    两人先后纵身一跃,跳上飞机,然后就吩咐九江战部的战士尽快出发,赶往林州人民医院。
    驾驶飞机的战士看出李初晨和孙欣欣的心急,顿时就把飞行速度提到最高。
    飞机超音速飞行,但从九江赶到林州,还是耗费了将近一小时。
    李初晨让驾驶飞机的战士直接把飞机开到林州人民医院的上空。
    舱门打开后,李初晨就拉着孙欣欣的手,两人同时从飞机上面跳下去。
    “你可以回去了,不用等我们。”
    李初晨在跳下飞机之前,随口对驾驶飞机的战士说了一句,
    很快,他们的身影就落在医院的天台上。
    天台通往医院里面的通道被一道铁门封住,从外面无法打开。
    除非使用暴力手段。
    但使用暴力手段就会对医院的这道铁门造成破坏。
    医院方面在这里设置这道铁门,也是为了防止有人上到天台。
    医院这种地方,最怕就是有病人想不开要跳楼。
    李初晨觉得没有必要破坏这道铁门。
    看了孙欣欣一眼后,李初晨就提议沿着医院外墙攀爬下去。
    “老婆,你有信心从天台这里往下爬吗?”
    孙欣欣虽然有点慌,但只要一想到她是九星级战尊,孙欣欣就来了勇气。
    “我有信心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    孙欣欣的眼神很坚决,她的实力虽然不能超越李初晨,但至少她不能给李初晨拖后腿。
    换做是以前,孙欣欣肯定没有胆量从医院天台这里往下爬的。
    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了。
    孙欣欣不想成为李初晨的负担。
    她要学会独立面对一些突发情况,要尽快成长起来,所以她必须要勇敢。
    李初晨看她一脸坚决,就在前面做出示范,开始引导孙欣欣从医院的外墙向下攀爬。
    “快看,有人在上面。”
    “哇,好像还有一个是女的。”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在干吗?不会是清扫外墙的清洁工吧?”
    “肯定不是。”
    “他们身上连安全绳都没有,也没有携带清洁工具,一定不是清洁工。”
    “不是清洁工,那就一定是网红,靠拍这种危险视频出名的网红。”
    “唉,现在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?为了出名连命都不要了,值得吗?”
    “那可是十二楼,万一失手从那上面掉下来,肯定没救啊!”
    “你们要是担心就赶紧打电话,叫消防员来救人,不然就别吵,好好看戏。”
    医院本来就是人多的地方,尤其是在医院大门口这里,从这进出的人,络绎不绝。
    众人看见医院外墙上面有两个人在攀爬,纷纷停下脚步,驻足观看。
    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人群中,也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。
    有人担心李初晨和孙欣欣的安全问题,但也有人巴不得他们能从上面掉下来。
    这一部分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。
    不出事,他们还觉得不刺激,出了事,就满足他们变态的心理需求。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是专业攀岩的吧?”
    “他们速度真快,这就爬到五楼了。”
    “咦,他们进去了。”有人刚想打电话呼叫消防员的时候,李初晨和孙欣欣已经从五楼一个窗口钻了进去。
    “没戏看了,大家散了吧!”
    “真可惜,没能看见有人坠楼,太可惜了。”
    李初晨和孙欣欣从医院五楼一个窗口钻进去之后,立刻找到导诊台询问情况。
    五楼是骨伤科,但在这里,李初晨他们没能打听到高文婷的消息。
    既然高文婷不在这里,他们只能去其他楼层继续打听。
    期间,孙欣欣尝试给高文婷打电话。
    可是,高文婷的电话提示关机,应该是电量耗尽导致。
    电话联系不上高文婷,李初晨他们就只能在医院的各个楼层奔跑询问。
    最终,李初晨他们在住院部三楼的病房里找到哭红双眼,神情十分憔悴的高文婷。
    来到病房里,看见高文婷一边的裤管是空的,孙欣欣特别震惊。
    她上前握住高文婷的手,还没开口安慰高文婷,孙欣欣的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掉下来。
    “你出去,我不想见到你。”高文婷愤怒地瞪着李初晨。
    李初晨不知道他哪儿招惹到高文婷了?
    但他看到高文婷情绪激动,就没有追问什么,而是果断转身走出病房。
    “文婷……”
    孙欣欣刚想说点什么,高文婷就打断她的话,高文婷咬着牙说道:“我恨他,是他害我失去我在这世上的至亲,我恨死他了。”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他要弄断我哥的双手,驾车的人就是我哥,而不是我爸。”
    “我哥有那么多年驾龄,他驾车一直很安全,从来没有出过事。”
    “都是因为他,才还得我们出了严重的车祸。”
    “我爸爸和妈妈,还有我哥,他们都没有抢救回来。”
    “在车祸发生的时候,如果不是妈妈拼命护着我,死的那个人就是我。”
    “我对不起妈妈,呜呜呜……”
    高文婷哭着向孙欣欣倾诉,在门外的李初晨也总算弄明白高文婷为什么恨他。
    高文婷其实也没有说错,这次他们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,或许真的要怪李初晨。
    当时,如果不是李初晨开口,劝说高海峰,不要给龙耀阳一百万。
    而是选择掰断高文涛双手,给龙耀阳交代,也许就不会发生这场交通意外。
    弄清楚高文婷生气的原因,李初晨内心其实也有一点自责。
    现在,高海峰夫妇俩没了,高文涛也没了,幸存的高文婷又在事故中失去一条腿。
    她以后的人生一定很灰暗,高文婷能不能振作起来,谁也说不准。
    “文婷,对不起!”
    孙欣欣紧握着高文婷的手,尝试替李初晨辩解道,“李初晨他不是故意的,他那么做,也是想为你们省一笔钱。”
    “毕竟是一百万,不是小数目。”
    “而且,李初晨的医术好,他有把握能让文涛的双手完全恢复……”
    “够了,你不要再说了!”
    高文婷哭着说道,“孙欣欣,你再替他说话,我会把你一起恨上。”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替他说话了。”
    孙欣欣不想刺激到高文婷,只好不再替李初晨辩解,转而劝说道,“文婷,你不要太激动,事情已经发生,谁也无法改变现实。”
    “现在,你要做的事情,就是配合医生,好好治疗,争取早日康复。”
    “康复?康复?我,我还能康复吗?”
    高文婷语气激动地说道,“我截肢的这条腿,难道还能再长出来吗?”
    “腿,截肢当然长不出来。”
    孙欣欣缓缓说道,“但是,我知道狱神殿专业的医疗团队,他们可以用特殊的金属,为你造出一条腿来。”
    “当初,李初晨的爷爷,双腿被汽车压成粉碎性骨折,就是靠着狱神殿的医疗团队,才让爷爷重新站起来。”
    “如今,爷爷也能健步如飞,和正常人没有区别。所以,你大可不必担心。”
    “先养好身体,等你出院,我就陪你去狱神殿,接受治疗。”
    “你说得倒是轻巧,我们又不认识狱神殿的人,他们能随便为我治疗吗?”
    孙欣欣闻言,不由一愣。
    她一直以为高文婷知道李初晨的身份。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高文婷还不知道李初晨就是境外狱神殿的殿主。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奇怪。
    毕竟高家一家子是刚从国外回来。
    他们在国外,可能只顾着做生意赚钱,对江湖上的事情了解不错。
    所以,他们不知道李初晨的身份也正常。
    孙欣欣为了安抚高文婷的情绪,让高文婷能够静下心来。
    想了一下,孙欣欣就说道:“文婷,我一直没说,是我以为你知道。”
    “其实,李初晨他就是境外狱神殿的殿主,大家都称他为狱神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你刚才说什么?”
    高文婷还以为是她听错了,急忙追问道,“你说他是狱神?这,这怎么可能?”
    “真的,文婷,我没有必要骗你,李初晨他真的是狱神。”
    “如果你还不信,等你伤势稳定,我就带你去境外狱神殿。”
    孙欣欣刚把话说完,门口就传来李初晨的声音:“不用等伤势稳定,我已经和白泽说好,马上就有飞机来接我们去狱神殿。”
    高文婷看到孙欣欣不像和她开玩笑,虽然心里还是半信半疑,但这次高文婷没有再喝斥李初晨。
    因为她不敢了。
    李初晨早就让白泽着手准备,说过要把狱神殿的分部开到炎国的每一座城市。
    林州这里就有狱神殿的一个分部。
    李初晨刚给白泽打完电话,马上就有一架垂直起降机飞到医院附近。
    “看,我没有骗你,接我们的飞机来了。如果你愿意,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狱神殿。”
    高文婷没有说话,她像是在思考应该何去何从?
    但李初晨没有给她太多时间去考虑。
    只见他径直走入病房,来到高文婷的病床旁边,直接推着病床走出病房。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护士发现李初晨推着病床,要把高文婷带走,急忙上前来阻拦。
    李初晨直接戴上骷髅面具,对拦路的护士说道:“境外狱神殿在这里办事,请你不要干预我们狱神殿的事情。”
    拦路的护士,她在看见李初晨戴上骷髅面具的时候,一张俏脸已经吓得煞白一片。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人敢冒充狱神殿,就算有人真敢这样做,也早就已经化成灰了。
    想要拦住李初晨的护士不敢再上前。
    李初晨推着病床,径直走向电梯间,然后搭乘电梯离开这个楼层。
    很快,电梯就停在医院一楼大厅处。
    李初晨推着病床走出电梯的时候,医院大厅里,两个保安互相对视一眼,但最终他们都没敢上前来阻挠李初晨离开医院。
    原因无他,李初晨脸上还戴着骷髅面具。
    两个保安一眼就认出李初晨是狱神殿的人,只是没有想到他是狱神本尊而已。
    没有人敢再上前阻挠,李初晨很顺利就把高文婷带出医院。
    并把她送上飞机。
    而在李初晨去做这件事的时候。
    孙欣欣则去了医院的收费窗口,刷卡为高文婷付清所有的医疗费。
    本来,孙欣欣没有拿到医生签名的出院同意书,收费处就不敢为高文婷结账,也不肯为高文婷办理出院手续。
    但孙欣欣说出她的身份之后,收费处的工作人员就不敢再哔哔了。
    急急忙忙为高文婷办理出院手续。
    等孙欣欣也登上飞机后,李初晨就吩咐飞行员起飞,出发去狱神殿。
    躺在机舱里的高文婷,直到这时她都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    半晌后。
    高文婷才开口说道:“真没想到,你们,你们居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。”
    “放心吧,虽然我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,没有办法复活你的家人,但让你重新站起来,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    李初晨说完这句话就主动走开。
    他知道,高文婷恨他,所以就不想在这里刺激到高文婷,而是找了个高文婷看不见他的地方坐下来。
    飞机在空中飞驰。
    大约一小时后,飞机就顺利抵达境外狱神殿的上空。
    等飞机降落后。
    李初晨就对孙欣欣说道:“老婆,只能辛苦你了,你把她抱到秦悦然的医疗室,让秦悦然帮她治疗吧。”
    “李初晨,”
    孙欣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她想让李初晨亲自为高文婷治疗。
    但是,高文婷又那么很他。
    孙欣欣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开口?
    李初晨当然知道孙欣欣内心的想法,不等孙欣欣把话说出来,李初晨就说道:
    “她这算是外伤,以悦然的医术,一样能把她治好,没关系的。”
    “好吧!”孙欣欣点了点头,然后就弯腰抱起高文婷,轻松地走下飞机。
    高文婷被孙欣欣抱着,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因为孙欣欣的力气大得让她吃惊。
    同为女人,高文婷就连抱个孩子都觉得费劲,但孙欣欣却能轻松将她抱起。
    甚至,抱着她,孙欣欣还能健步如飞。
    人比人,真的要羞死人。
    孙欣欣很快就把高文婷送到秦悦然的医疗室。
    这时,秦悦然刚刚做完实验。
    看见是孙欣欣亲自把高文婷送进来,秦悦然不由开口问道:
    “大人没有和你在一起吗?为什么不让大人为她治疗?”
    “她都截肢了!”
    “用外科治疗虽然也能把她治好,但时间上完全没有优势。”
    “换成大人来为她治疗,用不了几天,她的伤口就能愈合。”
    “一个月后,就能让狱神殿的医疗团队为她装上义肢。”
    “如果非要把她交给我,用我的方法为她治疗,至少要多花三个月时间,才能为她装上义肢,你们可要考虑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