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书屋 > 玄幻小说 > 儒道:我写书成圣 >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又是大名府的
    三局两胜,孟二虎最终以两局连胜的巨大优势,直接终结掉了比试。至此,第一个赢得四国大比名额的竞选文修终于出现了,他就是来自大名府文宫的孟二虎!
    待比试结果被当众宣布的那一刻,场间立刻响起了一片沸腾之声,大家对于这个结果既是震惊,又是匪夷所思。
    “神都文院,终究还是未能保持无敌啊!”人群中有人感慨。
    但有一说一,孟二虎战胜文院学子的这一举动是很好的一个开头,一下子大大的刺激了现场的众多文修,这让他们都看到了获胜的希望,也明白文院学子也不是无敌的。
    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更加火热了,一些棋手再看到孟二虎获胜之后,立刻嗷嗷叫的就冲了上去,抢着要挑战文院的棋手,“来来来……就那个叫‘老乔’的棋手你过来,趁着你输了我也赶紧占占便宜,说不定我就也过了,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“对对对,这个叫老乔的实力不咋滴,说不定我上我也行!”
    “老乔,你赶紧过来,快点输给我两局咱们就完事了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文院这边的人一下子拉长了脸,叫老乔的那个棋手更是脸上愤怒无比,腮帮子上的肌肉都在一个劲的抽抽着。
    “混蛋,这帮家伙真当我是泥捏的,谁都能拿捏一下吗?连心里话都说出来了,老子这要是还能让你们赢,我就不叫文院老乔!”
    老乔怒了,头顶上气势蒸腾,恍如有火焰在喷发,随后他就不顾身边棋手的劝阻,气势汹汹的就在棋盘上又与人杀了起来。
    本来四周那些棋手都是想着老乔刚输,心态不稳,兴许可以捡捡漏,却不想后者大受刺激之下,实力居然还猛提了三分,下起手来是格外的凶猛,一时间杀的后来者都是哭天喊地,溃不成军。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来发生的事,孟二虎赢得名额之后,立刻就起身哈哈大笑了起来,然后走到苏平安身边得意道:“这下你想甩掉我都是不可能的了!”
    苏平安知道孟二虎说的是去四国大比的事情,他闻言笑了笑,然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“干的漂亮!”
    拿下了围棋一道的一个名额,孟二虎随后被文院的人叫走去做登记了,顺便还要发放一个身份牌,等到四国大比要出发之时,大家才会再聚集。
    错开了围棋之后,苏平安随后就又听到了象棋那边又传来了一阵阵惊呼,而且隔着一段距离就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那边象棋。
    “呦呵,你这家伙还有点东西,不过你没机会的,看我鸳鸯马弄你……”
    “再来试试我这一招,双铁滑车爽不爽。小心了,你的‘车’不保了。”
    “打‘车’将军,看,都说你‘车’不保了,你还不相信。你输了,别琢磨了……”
    挤开人群,苏平安又来到了象棋的比赛场地,抬眼就看到在前面的棋盘上,王少同正在指点江山的跟文院的一个棋手对弈着,且一边下棋,后者还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话,将局势分析给对面听,似乎一点都不怕对方会看穿局势后,给他来一个逆袭,由此可见王少同在象棋一道上的自信。
    如今虽然象棋是新兴的棋道,但自从上了文报通传天下之后,这个棋道就已经注定会成为新的流行风向,其他三国不管愿不愿意,都得将这个棋道纳入新的学习范畴之中,毕竟多一个棋道,就多了一种强国之法,这是谁都不会放弃的。
    而象棋一旦被四国都学习了,那被列入四国大比就是板上钉钉的,因此别看象棋如今是新兴棋道,但拥护者也已经不少了。
    此时在观看象棋一道的文修就一大堆人,这些人有神都本地的,也有是不远千里从其他地方赶来的,他们看着棋盘上的比试,一个个在旁边小声嘀咕,“这个年轻棋手是谁啊,怎么会这么厉害,看他的棋势都将对方打的抬不起头来,真的是太强了!”
    “可不是,这人一边下棋一边将棋局走向都给说出来了,可即便如此,对方还不得不按照他的路子走,不然的话,只会输的更快!”
    “这就是大佬啊,实力相差太大了,所以才会被拿捏至此,这下文院的人是真的撞到铁板了!”
    文院的棋手此时也已经是满头大汗,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,只需要能找出一个逆袭的机会,可看了许久终究还是未能找到任何机会。
    王少同也不急,只是在旁边温言劝道:“别看了,你没机会的,还是早点认输吧。接下来你只能撑相,挡一下我将军,但我随后‘车’入底,你就只能拿自己的‘马’去挡,这样下去你的棋子只会越来越少,就算是最后被我杀光了,你都不能改变我‘将军’的棋势,因此你这么挣扎下去完全就是没意义的,你……”
    “闭嘴!”
    文院棋手听着王少同那喋喋不休的话语,终于忍不住爆发了,一声爆喝了出来,还吓了周围一大跳。而他本人更是气的死死的攥着手里的棋子,嘴里不停的呢喃着:“不可能的,我不相信,我可是文院的顶尖棋手,象棋我也是个中翘楚,同窗之中少有人能与我比肩,就算是有能与我对阵的,但也没有人能杀我杀到这种地步。为什么,为什么我现在竟然会连反抗之力都没有,我不相信……”
    “哎……兄台,我很理解你,但我只能说抱歉,因为我比你更优秀啊!”
    王少同听到对方的自言自语后,还出言安慰了一番,但这话说出口之后却让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。
    我戳,这货是在安慰人吗,这他娘的是红果果的炫耀吧!
    文院那个棋手也被劝的心态炸裂,再也忍不住弃子认输,然后愤然离席,实在是被打击的无颜再在这里待下去了。
    看到这个场面,周围的人面面相觑。
    他们谁都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天,文院学子竟然也有被人杀到不堪承受的地步,这简直太离谱了。
    “难道说,又有人要拿下四国大比的名额了?”
    “这人的确厉害,但看着脸生,似乎不像是神都的棋手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来的早,听他之前自我介绍,说是大名府的民间闲修!”
    “什么,又是大名府的,刚才围棋那边就有一个大名府文宫的棋手,战胜了文院的棋手拿到了一个名额,怎么现在又来了一个大名府的。这大名府的人怎么都这么厉害?!”
    现场一片哗然。
    而棋盘前,王少同看着对手离开了,则愣了一下,然后冲旁边的一个文院学子道:“这才第一局他怎么跑了,不是说好的三局两胜吗?那我现在怎么着,要不……你来陪我下一盘?!”
    被盯着的那个文院学子立刻一个激灵,然后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,“我……我来?!”
    
    7017k